反光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光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绿帽顶顶戴第6章作者shangshang94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8:48 阅读: 来源:反光镜厂家

(6) 堕落的开始

那天撸了三次,每次都射的感觉自己灵魂都快要随着精液一起射了出来,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准确地说,连续好几天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心里有太多太多的问号,刘洋是怎么跟心怡勾搭上的?心怡为什么会骗我?心怡为什么会这么耐不住寂寞跟刘洋去青岛?她是真的出差吗?

我觉得有必要开始调查一下,毕竟我对刘洋这个通过网路上认识的人一点儿都不了解,万一他怀有不轨企图呢?我的确想戴绿帽,的确想把老婆送给别的男人玩弄,甚至我也想在现场亲眼看着他们调情、看他们做爱,可是如果有人想要破坏我跟心怡的婚姻,那是我万万不能容忍的。

心怡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容光焕发,身穿黑色连衣套装,头发干净俐落地盘了起来,一双黑色的丝袜,还戴了一顶橘色大礼帽,仿佛一个刚度假回来的贵妇。

在此之前,我在心里想了无数次再次面对心怡的场景,我会给她一巴掌然后质问她所有的事情吗?可我又有什么立场去质问她呢?总不能说我叫人来调教你吧……我也想过自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跟心怡继续这样平淡的生活,不论从什么角度出发,这无非是一种最好的选择,是对她出轨的妥协,更是对自己的失望。

但是,当真正看到她一身黑色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整颗心都为她软了下来。

「老公,这几天我不在家想我没有呀?」她调皮地冲我眨了眨眼睛。

「想,想死我了!」我一边把她揽入怀里,一边听到自己心跳快得可怕。

我心想,这是我老婆,但她却被别人操了!这个骚女人回来还跟我撒娇,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我的手摩挲着她的丝袜,一边伸向裙底的蜜穴,她的手隔着裙子按住了我还未得逞的手。

「一回来你就坏,哪有你这样的?」

她一边娇嗔着,手却一点都不松,我看下面不能得手,於是腾出手来,伸向她的酥胸。隔着她白底粉条纹的衬衫,感受到心怡柔软的乳房顶在我脸上。

「几天不见,不收拾收拾你,你就该忘了你老公是谁了吧?」我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这是属於我的女人!抱着她回到卧室,她刚回来就连外套还没脱,就被我整个人抱着扔到了床上。

她的行李箱还在外面,一只高跟鞋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摊上,另一只还挂在她脚上,我扒了心怡的外套就扑了上去。

「小斌你好坏,啊……人家刚…回来,你就这样……」她一边说着好像要拒绝我的话,一边却用穿着丝袜的脚把我的睡裤脱了下去。

看着她这样的举动我心里乐开了花,要知道心怡从前可从来没这样过!她真的在变得骚了起来,这让我尤为兴奋。转念一想,她的骚全是因为别的男人,一个陌生的我不认识的男人把她调教开发出来。

想到这里,我突然心里一阵气愤,压着她扭动的身躯,撕开她的衬衫,她的衬衫扣子「嘣」地几声掉落得到处都是,心怡显然被我的举动震慑住了,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小骚货,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我舌头舔着她的乳头,一圈一圈地划过挺立的双峰,不时地用嘴吸吮这性感的乳头,她的乳晕有些微粉,已经略微扩散开来。

心怡被我舔得开始呻吟,两条腿不断地夹紧摩擦,企图靠这两腿间的摩擦来止去片刻的瘙痒。

「嗯……老公,好喜欢……」

手指隔着丝袜和内裤摸到她的蜜洞,她的蜜洞原来早就开始分泌蜜汁,我一边拨弄那负责守门的一张一合的大阴唇,一边不忘用手按压她的阴蒂。

心怡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她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进攻的手,一边忘情地呻吟着:「给我,我要……」「小骚心怡,老公来了!」

我一把撕扯她的黑色丝袜,立马扯破一个大洞,剥下她粉色几乎湿透的内裤挂在膝处,近距离地观察起这让我日思夜想的小蜜穴来,她还保持着浅粉色。

「还好逼没被操黑」我心里想着。它一直在轻微地抖动,我呼出阵阵热气,喷在心怡的阴唇上,她又是一阵激灵。

「小斌,别看了,啊……」我突然伸出舌头,舔弄起这尤物,心怡猝不及防,然后放肆地交了起来。

浓厚的舌苔像一把刷子一样,重重地刷过她的阴唇、阴蒂,心怡全身一阵又一阵止不住的抖动,淫水一股接着一股涌了出来。

我将舌头一点点顺着她流出的淫水,探寻这水的源头,深入她的阴道,感觉这嫩肉一点一点蠕动的感觉,真是天下最美的事情了!随着我的舌头不断进出她的阴道,来来回回吸吮抽插,突然心怡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一阵抽搐。

「啊…啊……」

看到心怡高潮,我胯下的肉棒跟铁棒一样,一个翻身插了进去,当下感觉她的嫩肉一层一层包裹着我的肉棒,别提有多么痛快了。心怡被我这么一刺激,一边喊着不要,蜜穴里却又迎来了一阵抽搐,像是有无数张小嘴一般,紧紧地吮吸着我的肉棒。

「操,真他妈爽!」

突然,就像闪电一般有一个念头划过脑海:「这个逼被陌生男人操过」!我竟然没有忍住胯下汹涌而出的精液,一下接着一下射到了心怡的蜜穴里……我跟心怡之间,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性爱了,可以用酣畅淋漓来形容。

持续很久,我都没能找到刘洋,按理说他操了我老婆应该会马上来跟我炫耀才对,但他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也正是应了那句老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想必刘洋肯定是网路骗子,专门勾引别人老婆,勾到了一夜情之后就逃之夭夭。

想到这里我更生自己的气,世上哪有这么傻的人把自己老婆拱手相让不说,对方竟然还是个完全不相识的人?借酒浇愁愁更愁,就连心怡也不知道为何我这段时间尤其低迷一蹶不振,只跟她说是工作上遇到一些问题。

而心怡自从青岛回来之后,工作也越来越忙,经常我回到家里时她还没回家,更甚者晚饭都让我自己解决。对此我表示过抗议,她只好内疚地说最近工作实在太忙,我也无可奈何。

当初她重新工作是我同意的,如果现在表现出不悦,那她会对我失望吧?结婚这些日子以来,心怡对我千依百顺,如果没有那次的事,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完美的形象,甚至没有一点瑕疵。有时看她撒娇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姑娘一样,让我既怜悯,又无奈。

有天跟心怡在家看电视,心怡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接听之后低声说了两句然后才把手机递给了我。

「喂?」

「小斌你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啊,不是把哥们拉黑了吧?」竟然是刘元,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手机没电了,我跟心怡一直在看电影也就没有发现。

「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直说吧,有啥事?」「你别老这么挤兑我成不?我想问你跟心怡啥时候有空咱们一块儿吃顿饭吧,好久没跟你见面了怪想你的。」「哟,咱们刘元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

我翘起一条腿,靠坐在沙发上「行吧,我最近都还行,要不就这周末吧?」「行,那回头我把时间地点发给你好了。先这样啊。」电话挂断时,我下意识看了看手机萤幕,上面的名字让我好久都没反应过来:「刘总」。

奇怪了,心怡存刘元的名字好好的什么不存,竟然存个刘总,难道心怡跟刘元有什么工作上的关系不成?自从心怡上班之后,我从没去过她上班的地方,也没去她公司接过她。

就连她上班的写字楼,也是大概知道有那么一栋,而刘元,我印象里这小子没工作的啊?难道心怡存错了?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决定直接问心怡。

「心怡,为啥刘元在你手机里存得名字是刘总啊?」心怡愣了一下,然后故作轻松地说,「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刘元是我们公司新调任的副总,刚来没多久就连在公司也没见过几次。」「你跟我说过?」我一头雾水。

「老早就跟你说过,你肯定自己忘了!」

心怡十分肯定地说,还不忘嘲笑我,「人家都说贵人多忘事,你说你也不贵啊,怎么记性那么差?」「切,我是只记重要的事!」

我翻了个白眼继续看电影,脑子里却完全还在想着心怡的话,难道真是我忘记了?不可能啊,涉及心怡的事情我怎么样都不会忘的啊,尤其对方还是刘元,那个曾经看到过心怡阴部的男人!刘元家里有钱我是知道的,以前读书时我们都还在吃食堂的饭菜这小子就三天两头带着我们哥几个一起下馆子,每次都是他出钱。

听同学说过,他家里好像是搞什么家族产业的,甚至还有好多同学因为这个故意套近乎,恶心的人们。我跟他成为兄弟时全班还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家世,这种友情往往来得更为真实、长久。而我也从未对他的家族诸多打听,想必这也是他跟我关系一直这么好的一个原因吧。

不过这小子却从来没有一点富二代的架子,吃喝拉撒跟我们形影不离,甚至好多时候过得比我们还像个小痞子,大概正是因为这样的感觉,我当初才会对他有所幻想的吧。不过刘元跟心怡在一起上班,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俩默认在我面前对这事只字不提!是他俩说好的还是我真的忘了上次心怡已经跟我说过了?答案我当然不得而知,越来越多的谜团在我脑海中翻涌,甚至连做梦时也把我折磨得分外严重,如果再找不到刘洋,是不是关於心怡的这一切我都会石沉大海?我给他的留言他一直没有回复过,就连他的头像也再也没有亮起过。

我对他简直失去了信心,早就认定他就是那种玩弄良家女人一夜情之后就把对方甩掉的骗子,而心怡这边我反倒看不出有任何的破绽。

转眼间就到了周末,我跟心怡来到刘元昨天发过来的酒吧。

说是酒吧,其实也有一些简餐,不过整体风格很像电视里外国人聊天的酒吧,其中有桌球有各种酒水饮料,昏暗的灯光下响着虽然不算吵但也绝对不轻柔的音乐。

刘元这小子早早地就到了,他跟我们伸出手招呼我们过去,他竟然还带了个女伴一起来吃饭,定睛一看,那人竟然是宁宁!宁宁一边跟刘元笑着聊着还不忘冲我眨了眨眼睛!刘元这小子到底想给我捣什么乱?!

字节数:7809

【完】

[fly]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支持,您的支持 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fly]

本溪娱乐棋牌棋牌网手机版

餐厅萌物语破解版

爱乐透彩票新版

明星梦工厂单机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