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光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光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大焦煤基地山西古交调查40个亿万富翁的冬天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21:42 阅读: 来源:反光镜厂家

最大焦煤基地山西古交调查:40个亿万富翁的冬天

“煤老板基本没有负债,都是现金交易,过去几年的繁荣赚得足够多了”

古交,中国目前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基地,煤炭使这里成为山西最富裕的县级市,城市的一切几乎都跟煤炭有关。

这也是一个财富聚集的城市。就在这个常住人口只有20万左右、加上流动人口才30余万的小城里,公开的数据显示,亿万富翁就有40多个,一切财富皆因煤而来。

如今这座城市将要度过一个不同寻常的“冬眠期”。

煤城的经济危机

从太原到古交,要翻过西山,当地人习惯称为“上山”。因为高速路还没有修通,这条穿山而过的公路就成了主干道。

《理财周报》记者曾于今年春天到访古交,彼时,盘山公路上拉煤的大车前后接尾连成长龙,因一辆车事故,记者曾在路上堵了8个小时。而今,路上已经看不见拉煤的大车,只剩下被大货车破坏的路面不时颠簸,似乎提醒着曾经的忙碌。

一间洗煤厂的田老板告诉记者,“最近路特别好走。”

12月17日,记者从公交车上跳下时,灿烂的阳光照着整个古交小城,城市依山蜿蜒分布,汾河的上游沿城而过,河面上结着或薄或厚的冰。

“今年冬天河里竟然有水,往年都是干的。”出租车司机张师傅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煤矿都停了,空气当然好了。以前这里脏死了。”

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古交有限公司是当地最大的民营煤炭企业,它的老板张新民不但是当地最大的煤老板,也是整个山西数得上的煤老板,拥有70多亿资产,雇佣了4000多员工。金业的办事处就在东曲市场三楼,记者去探访的时候,除了炊事员,其他的管理人员都下工厂去了。炊事员一听记者打听煤炭生意,就苦笑道:“现在哪里还有生意做,矿都关了,厂子也不转了。”

金业集团第一焦化、第二焦化都在高升村。一位当地人称,其中一座炼焦厂不久前关闭停产,有数千工人下岗,剩下的另一座就是目前古交仅存的炼焦厂。该厂因为在进行甲醇项目技术升级改造,属于循环经济示范工程,才得以保留。

“煤矿都关闭得差不多了。炼焦厂也关闭得差不多了。没有生意做”,当记者以做煤炭贸易为由向周边打听时,最常听到这样的说法。

记者接触的一位洗煤厂老板称,煤炭突然卖不动了,矿主和煤老板的损失并不大,因为煤炭还埋在山里,财富以另一种形式囤积了下来,过去赚取的钱也并未减少。“煤老板基本没有负债,都是现金交易,过去几年的繁荣赚得足够多了。”

东曲市场是山西太原古交市的中心市场,市场周边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十数家茶馆和商铺,原本是煤炭生意的聚散地。过去,蜂拥而来的煤老板就是商户们的大主顾,而现在煤炭生意难做,煤老板来得少多了,出手也不像以往那么大方了。

而对依赖煤炭周边讨营生的人来说,却打击甚大。因为煤炭生意突然一落千丈,打乱了当地人的生活。“煤炭不灵了,到处下岗,其他生意也都做不下去了。”东曲市场上的多位商户向记者抱怨。

一位商户称,他的商店以前的日销售额都在上万元,而现在每天连2000块都不到;以前最畅销的商品是3000块一条的顶级玉溪香烟,每天都能卖出一两条,买者都是煤老板,而现在根本没人问。记者在市场里看到,这里的水产铺面过去非常多,而现在大多成了招租的空铺面。

“现在的古交,正在遭遇一场经济危机。”这位老板如此断定。他称,煤矿停产对煤老板影响不大,毕竟煤老板们会认为财富埋在地下和变现成现金差别不大,而对员工和地方政府的税收等影响都相当严重。冬眠的矿山

眼下,在煤城古交却买不到煤。

耿四心是当地排名前几位的煤老板。记者在他的矿山外没有看到往日排队等候运煤的大车,在矿外的洗煤厂,两三辆印有“宁武凤凰城”字样的大卡车正在从洗煤厂驶出,厂门随之紧闭。

“这大车从昨天开始来了,这说明耿四心的洗煤厂要开工了。”一位站在洗煤厂外的人告诉《理财周报》记者,顺着该人士的手望去,“你看,他矿上也还是囤有几万吨精煤,不多,也不卖。”

矿上的保安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不卖煤了。“我们不往外卖。现在的少量库存只卖给山东的长期合同客户。”

主要原因是,过去的几年,随着煤矿安全责任的加强,很多中小煤矿都遭遇关闭,煤炭供应随着淡旺季时紧时松。

记者查询到的当地政府过往公开消息称,截至2007年中期,古交市积极推进煤矿复工复产。当时,在册保留矿井78座,批准复产矿井26座,批准复查整改矿井16座,批准基建矿井1座,其余矿井都在办理有关手续。

“事实上,开工的大都是西山煤电、山西焦煤等国营大集团在我们当地的下属煤矿,民营煤矿所剩无几。”一位当地煤老板说。

目前,当地精煤价格大约在600元左右,比7月份巅峰时期下降了1000元。这个巨大的价格落差,在短短三四个月形成,一下子使煤炭成为烫手货,无人敢碰。

当地煤老板们流传说,现在的古交,只有李银昌有富余煤,因为他的银昌煤业在奥运之前市场好的时候没办下“出省票”(原煤出省时需要办理的一种行政许可),结果奥运后市场突然不好,他那里就形成了十几万吨原煤积压。“不过,也得价钱合适他才卖。目前的价格,他未必肯卖。”

煤老板改跑长途车

煤炭生意难做,煤老板把眼光转向了其它地方。例如,当地人称,耿四心的煤矿关闭后,他收购了古交和太原之间的客运线路,每辆中巴开出80万元的天价,现在跑太原的客运车已经全都属于他。“这在以前很难想象。煤炭生意利润多么丰厚,客运生意才有几个钱赚?”

也有人称,煤炭生意周期来临,动手早的煤老板已经在酝酿转身,耿四心此举不失为一条出路。

古交的煤老板们过去只管卖煤、收钱,现在他们变得很关心国家大事——因为他们想知道明年煤炭行情能否按照预期那样发生反转,很多人正在为明年的生意做准备。本月21-27日,2009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将在福州举行,大部分煤老板都预订了门票。

山西焦化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岗峰刚刚参加完焦炭企业与钢铁企业座谈会,他告诉记者,座谈会带来了回暖的信息:钢铁业在复苏,库存在松动,对焦炭的需求在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