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光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光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韶华弹指间3亦真亦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4:32 阅读: 来源:反光镜厂家

穆管家每天清早都会出门,到中午时分才会回来,这天,洪梅待穆管家出了萧府,便偷偷溜进了他的房间,好在他平时出府,房门都不上锁。  没想到穆管家这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房间布置得倒是很别致,还透出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洪梅不禁联想到一种人——太监,她掩唇轻笑,想想穆管家平素走路的模样,倒还真露出几分女子的婀娜,她轻啐了一口,心中生出几分鄙夷,不男不女的妖怪,真真令人作呕。  在穆管家的房间内搜寻了一番,未发现什么异样,洪梅便欲开门出去,刚把门拉开一条缝,一眼瞥见穆管家正往这边走来,吓得她赶紧合上门,这老头今天怎么会这么早回府?怎么办?出去是肯定会被发现的,还是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四下一望,最好的藏身之处就是床下了。  洪梅刚钻进床下,便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真的好险!她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生怕被发现,又往床角处缩了缩,直到后背贴着个软软的东西,背后不应该是墙壁吗?怎么会是软软的?这一惊非同小可,她扭过头,吓得她差点儿叫出声。虽然床底较黑,但她还是看得真真儿的,是香草,双眼圆睁,脸上满是惊恐,颈项左边有四个小血洞。洪梅用双手紧紧捂着嘴,生怕自己失声叫出来。  穆管家慢慢走近床边,然后蹲下身子,探出右手在床底抓了抓。  洪梅早已吓得浑身发抖,看来穆管家是想抓香草,但是香草在床角,他够不着,势必会钻进床底,那么自己暴露无疑。  出乎意料的是,穆管家并没有钻进床底,只见他的右手陡然变长,擦过洪梅的左臂,一下子便将香草拽了出去,洪梅看得真切,那分明不是人类的手,那是一只毛茸茸的长着尖指甲的手,不,说是爪子更为贴切,吓得她几欲晕过去。  穆管家趴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有两颗尖长的牙齿从嘴里冒出来,只见他猛然张开嘴巴,一口咬住香草的右手,听得嘎嘣几声,香草的几根手指便断了。穆管家慢慢咀嚼着,咽下去,又用力撕咬着香草的手臂,房间里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洪梅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似的,拼命忍住才没吐出来,方才被吓得晕过去倒也罢了,她再也不忍看下去,紧紧地闭上双眼。  过了一阵,似乎没什么动静了,洪梅慢慢睁开双眼,没料想却看到一双阴鸷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穆管家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钻入床底,与她仅一步之遥。  “夫人,你在这里干什么?”穆管家嘴里浓烈的血腥味直扑她的鼻子,阴冷的声音如同重锤敲击着她柔弱的心,她还来不及惊呼,便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浑浑噩噩中,她做了好多梦,她看到自己被人勒死,被刀捅死,被茶杯砸死,好可怕,好血腥,想醒却醒不过来,就这样挣扎在无尽的痛苦和恐惧中。一个英挺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是他,在心底深埋的他,让她爱得不能自拔的他,“墨……”她张嘴呼喊,却发现叫不出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墨什么?究竟是墨什么?为什么到嘴边却忘了?她拼命地想,用力捶着头,头好痛,仿佛要炸开,“墨……墨……”她一遍遍地重复着。  “墨羽!!!”她终于呼出声,猛地坐起来,一张英俊的脸映入眼帘,正是梦中的人儿。  萧柏听洪梅叫出“墨羽”,愣了一下,以至对于她的醒来,没了惊喜的反应,她怎么会叫出“墨羽”,难道他所担心的还是会来吗?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她了!  “阿柏!”洪梅一头扎进萧柏的怀抱,靠着温暖的胸膛,恐惧的心渐渐平复下来,奇怪!为什么自己方才没来由地叫出“墨羽”这个名字?墨羽是谁?感觉熟悉又陌生,亲近又遥远,算了,不想了,阿柏才是此生的依靠。  洪梅忽然从萧柏怀里抬起头,急急地道“阿柏,穆管家是个妖怪,是他杀了香草,他还把她吃了,我都看见了!”  萧柏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小傻瓜,说什么傻话啊?哪里有什么妖怪?”  “是真的,阿柏,你要相信我!”洪梅一急,觉得腹部隐隐作痛,肯定是吓着肚中的宝宝了,她用手摸摸肚子,肚子平平的,“孩子呢?”心突然一凉,她“哗”地一下掀开身上的被子,以前高高隆起的肚子不见了,腹部平平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洪梅紧抓着萧柏的衣袖,“阿柏,我们的孩子哪儿去了?难道已经生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