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光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光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宜川战役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双方兵力部署如何

发布时间:2021-01-07 16:48:59 阅读: 来源:反光镜厂家

宜川战役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 双方兵力部署如何

宜川战役也叫“筑子街战役”, 1948年2月29日 宜川战役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经过新式整军运动后,以主力五个纵队转入外线作战。解放军从四面向敌军发起猛攻,激战至3月1日,将敌近3万人全部歼灭,毙敌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3月3日,攻克宜川城。使西北野战军由内线反攻转入外线反攻。

背景

1947年夏秋,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国民党军队被迫转入战略防御。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南出陇海,直插大别山和伏牛山,和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会师中原,大量歼灭敌人,打乱了蒋介石的战略部署,胡宗南集团也陷于两面作战。

西北战场的国民党军队虽然还有二十九个整编旅共三十三万多人,但战斗力已大大削弱,而且处于守势。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根据蒋介石的命令陆续从陕北、晋南战场抽调整编第一师、第三十师、第三十六师、第六十五师组成裴昌会兵团,东出潼关、陕东南,配合刘峙兵团,准备打通陇海、平汉交通线,增援中原战场。

胡宗南集团九个整编师二十八个旅只剩十七个旅用于陕甘宁边区周围,其主力刘戡率整编二十九军军部和第二十七师、第九十师集结在洛川、黄陵地区为机动兵团,用以北援延安、东援宜川、或阻止我军南下;整编七十六师第二十四旅的七十二团和陕西保安第六团驻守韩城和禹门口,以阻止黄河以东的解放军西渡,整编第七十六师第二十四旅(欠第七十二团)驻守宜川;何文鼎率领整编第十七师的十二旅、四十八旅和陕西保安第十一团驻守延安和维护延安到鄜县的公路交通线;其余则驻守铜川、三原等地。青海马步芳整编第八十二师驻庆阳、合水、西峰镇;宁夏马鸿逢整编第八十一师另两个旅驻守安边以西地区;榆林邓宝珊部在我地方兵团围困之中。

西北野战军在1947年冬第二次打榆林之后,主力集结在绥德、米脂、安塞地区休整,进行战略进攻的准备工作。第二纵队集结在晋南曲沃的曲村镇地区整训,待命西渡。彭德怀司令员和野战军司令部的同志反复研究春季攻势的战役方向。其一,再攻榆林,当时我军最大的困难是没有粮食,加上气候严寒,对攻坚不利,而且邓宝珊已派代表和我们和谈,害怕我们再攻榆林;其二,西进陇东,该地区也缺粮,我们和马步芳、马鸿逵集团作战,胡宗南乘机集中东援中原,对大局不利;只有南出关中才是最合适的办法,这样关中人力、物力丰富,可以解决粮食问题,又可威胁西安,调动裴昌会兵团回援,我们就可策应刘伯承、邓小平野战军,陈毅、粟裕野战军以及陈谢兵团经略中原。

部署

西北野战军

针对敌军分兵延安、洛川、宜川三地,企图依城固守,阻止我军南进的防御布势,西北野战军首长决心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解放黄龙山区,威胁西安,调回胡宗南集团增援中原的兵力,直接配合中原我军作战。在战役突击方向的选择上,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等领导认为:若先攻夺延安,在政治影响上虽大,但延安守敌2个旅依靠坚固设防,顽抗待援,我军必以主力攻坚,如黄陵、洛川敌军增援,形将攻坚未克,又不能集中主力歼敌援兵,且又将战争引向陕甘宁根据地;若先攻洛川,敌人主力4个旅,依靠其坚固设防及交通运输之便利条件,以逸待劳进行顽抗,亦将成为相持不下之状态;宜川守敌2个团,兵力薄弱,我军背靠陕甘宁解放区,便于掩护我军行动和后方供应,我第2纵队可以随时西渡黄河,迅速参加作战,且能获得晋南解放区的直接支援。而且我军围攻宜川,敌必驰援,时值冬春之交,尚未解冻之际,敌援军不易在运动中构筑工事,利于我军歼灭其有生力量。

1948年1月29日,西北野战军在米脂县召开高级干部会议,研究宜川战役的作战部署。宜川东依黄河,西连洛川、富县,是陕东战略要地,被胡宗南视为关中屏障。宜川又好比是黄龙区同晋绥、太岳解放区之间联系的一个钉子。拔掉这个钉子,解放黄龙山诸城,可进一步打通与晋西北的联系,巩固后方,造成解放大西北的有利态势。彭德怀在会上说:宜川是胡宗南棋盘上的一颗重要棋子,胡宗南不会轻易放弃,一定会派兵增援,这正有利于我在运动中各个歼敌。会议最后确定:先以一部兵力(第3、第6纵队各一部)围攻宜川,调动黄陵、洛川等处敌军来援;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先歼援敌,然后再夺取宜川城。在战术上,攻城部队应积极动作,但勿须急克,引敌驰援;打援部队则应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迅速合围、歼灭敌军。西北野战军的作战方案上报后,迅速得到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批准。

为了粉碎胡宗南集团“机动防御”部署,西北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指示,开始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战略进攻:一是继续大量歼灭敌军有生力量,二是开创与建设新解放区,旨在拖住胡宗南集团,使其不能抽兵到中原或华北战场,以配合全国人民解放军,粉碎蒋介石战略防御计划。战略进攻作战原则是“集中优势兵力”,“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作战方针是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先胡(胡宗南)后马(马步芳、马鸿逵),逐个打击。

根据胡宗南集团部署,我军决定采取“围城打援”战术,以一部兵力进攻宜川,吸引敌军来援,集中主力消灭增援之敌。

1948年2月12日,1、3、4、6纵队分别由清涧、安塞、镇川堡地区向南开进;2纵队同时从晋南曲沃地区出发,经禹门口西渡黄河参战。16日,各纵队进至延长、甘谷驿、金沙镇、云岩镇地区隐蔽集结,进行战役准备。

1948年2月22日,按照战役部署,3纵队司令员许光达、政委孙志远和6纵队司令员罗元发、政委徐立清率部向宜川方向攻击前进,在肃清周围反动地方武装,扫除外围据点之后。

24日将宜川城包围并发起攻击。

27日,我已突破宜川守敌外围防御阵地,先后占领了老虎山、万灵山、外七郎山等要点,将敌压缩于城内。整编24旅旅长张汉初连电胡宗南和刘戡呼援求救。这时,1纵队司令员贺炳炎、政委廖汉生,4纵队司令员王世泰、政委张仲良,也率部进至瓦子街以北指定地域集结,待机打援。2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王震率部于23日由禹门口强渡黄河,击溃守敌陕保6团后,向宜川西南圪台街地区开进。

增援路线

估计我军围攻宜川后,敌人增援的道路可能有三条:

一是由洛川经瓦子街到宜川。此条公路,便于大部队机动,距离又近,增援快。但敌人顾虑瓦子街以东一段咽喉狭道易遭伏击;

二是由洛川、黄陵经黄龙至宜川,路程较前远两倍;

三是由洛川、黄陵沿第一条路以北的进士庙梁至宜川。此路虽不易遭我伏击,但山高坡陡,重装备行动困难,路程也远。这三条道路,我判断敌走第一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胡宗南主观成性,企图兼顾援军与守军,为速解宜川之围,必令刘戡从第一条道路驰援。据此,我军作出了立足于敌人走第一条道路、兼顾其它两路的灵活机动的作战部署。

歼敌方案

第一,增援宜川之敌若取道瓦子街时,我第3纵队、第6纵队各以一部兵力由正面抗击,不使援敌与宜川守敌会合;第1纵队待敌全部通过瓦子街进入我伏击圈后,立即断敌归路,攻击敌左侧后;第2纵队由东南向西北攻击敌右翼;第4纵队由北向南攻击敌左翼,四面合围,歼灭援敌。

第二,若援敌经黄龙至宜川时,我第3纵队、第4纵队各以一部正面抗击;第2纵队由东向西攻击敌右翼,并切断敌归路;第1纵队由西向东攻击敌左翼,合围歼灭之。

第三,援敌若取道瓦子街以北之进士庙梁时,我第4纵队在鹰儿窝正面抗击;第1纵队由北向南攻击敌左翼;第2纵队由东南向西北攻击敌右侧背;第3纵队、第6纵队各以一部由南向北攻击敌右翼,围歼敌人。各攻城部队在我主力围歼援敌时,应猛力攻城,不使守城之敌突围。

国民党军

西北野战军整训期间,胡宗南集团也加紧进行了部署调整。

为确保陇海路、平汉路的畅通,胡宗南被迫抽调4个师,由西安“绥署”副主任裴昌会率领,东出潼关及陕南,配合刘峙集团作战,胡宗南将其9个整编师28个旅中的11个旅,布防在豫西、晋南和陕南地区,在陕甘宁边区周围仅留17个整编旅;

为了确保延安、洛川、宜川各据点,阻止西北野战军南下,胡采取“机动防御”部署,以刘戡率主力整编29军军部及其27、90师为机动兵团,集结在延安以南洛川、黄陵、宜君地区;以整编17师和陕保11团守备延安和维护延安至富县公路交通线;以整编76师24旅(欠72团)驻守宜川,72团和陕保6团驻守韩城和禹门口,阻我河东部队西渡;

另以暂编2旅、新编9旅和陕保3团驻守铜川、耀县以及三原等地,以保护咸(阳)铜(川)铁路及咸(阳)榆(林)公路交通补给线。青马(马步芳)整编82师仍驻守庆阳、合水、西峰镇地区,窥机而动;宁马(马鸿逵)整编81师另2个旅驻守安边以西地区;孤城一隅之榆林邓宝珊部正处我地方兵团围困之中。

单元作文

高考作文

写作指导

写作指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