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光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光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创建金融市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0:44 阅读: 来源:反光镜厂家

创建金融市场

全美华人金融协会新愿景催生中国金融企业家  自加入WTO国门打开后,中国赴美留学生有了更多的机会,不管是回国还是留在美国,了解中国都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1994年,当一群加州留学生在斯坦福大学创办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时,远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念物理学博士的张自力就听说了这家协会。一年后,张离开德州,加入了斯坦福附近的美国世纪投资管理公司,一家管理着近千亿美元资产的美国顶尖共同基金。  张自力一到加州马上就加入了TCFA,他原本做的是物理学研究,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耗散结构理论创始人普里高津教授。但最随后的岁月里,TCFA却影响了他的职业生涯,帮助张自力成功转型到金融投资行业。  当时中国留学生赴美很少有人学习经济与金融,因此他们凑在一起组成了这个组织,共同分享和交流对金融行业的理解。最初的交流主要是以信息简报(Newsletter)的方式,曾经有一段时间,基本上每一个星期都会有一封简报,讨论中国的经济问题,金融产品和金融政策等。  但在华宝信托公司总裁钱骏看来,那时候的金融产品可以说一无所有,而过去十几年最大的变化就是,“不管是什么产品,股票,债券,还是信托,说得简单点,就是从无到有。资本主义发展了几十年的东西,我们短短十几年都建立起来了。”  钱骏也是TCFA在美国的早期会员之一,七年前摩根士丹利公司派他去香港分部工作,三年前他加入宝钢的成员企业华宝信托。  像钱骏一样,当年参与TCFA简报讨论的许多人如今都回到了中国,成为中国金融行业的中坚力量。钱骏在今年就入选了中央海外人才引进“千人计划”。  而留在美国发展的张自力也在金融界颇有斩获,据张的母校中国科技大学官方网站介绍,张自力曾于2006年被美国时代杂志遴选为投资界的三大顶尖数理基金投资家之一。  TCFA会长、汉世纪投资管理公司董事合伙人及总裁吴皓这样描述协会成员过去十年的变化:从原来的博士生慢慢变成华尔街的经理、副总裁、董事、董事总经理等职位。  “十年前的一个学生变成现在的董事总经理,成员的变化反映了我们的成长。这与中国经济发展,地位不断提高也密切相关。自中国加入WTO,国门打开之后,中国的增长让外界对中国兴趣增加,让中国赴美留学生有了更多的机会,不管是回国还是留在美国,了解中国都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如今,TCFA会员已经从创立时的几个人发展到2000多,这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会员来自华尔街投行、基金、监管部门、和学术界,已成为联系中美金融界最重要的桥梁之一。TCFA及其会员自身的变化,也能反应出过去十年间中国金融行业和市场所发生的变化。  作为TCFA的候选会长,张自力告诉记者,“成立这个协会的很多人很早就有这个愿景,中国将来要发展的金融业,我们这些人要给中国带来新的契机,那个时候就有这个愿景了。”  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EO胡斌说,假如中国没有加入WTO,不可能达到现在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  而中国经济的成长必然会带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与成长,这就会给TCFA及其会员们带来机会。  吴皓说,“新的市场发展起来,对监管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懂这些事情的新人,新的产品出来没人懂也不行,所以这些都给我们会员带来了回国发展的机会。”  TCFA回国的成员中,第一批主要去了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包括中国证监会、中国银监会、中国央行、各地方金融办等。  这些会员目前担任许多重要职位,很多都是厅局级干部,如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人民银行法律部主任,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上海金融办主任,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等。  在张自力看来,TCFA成员对于中国金融行业和金融市场的创建发挥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帮助提供金融立法的框架,从立法的角度给了中国资本市场一个很好的基础;另外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的基本架构里,也有很多TCFA早期活跃的会员在那里工作。  经过多年的积累后,中国证监会等机构已经习惯了通过TCFA这个平台来招聘海外人才,吴皓说,证监会基金部、机构部海外人才基本都是通过TCFA搭建的平台来吸收。  对外开放  在胡斌看来,TCFA会员加入金融监管部门只是他们回国参与创建金融市场的第一波,随后很多人又加入到中国基金行业的成长中,包括他本人在内。  中国证监会网站资料显示,在中国加入WTO时,中国证券业曾作出以下承诺:允许外国服务提供者设立合营公司,从事国内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外资比例不超过33%,加入后3年内,外资比例不超过49%;  加入后3年内,允许外国证券公司设立合营公司,外资比例不超过1/3。合营公司可以(不通过中方中介)从事A股的承销,B股和H股、政府和公司债券的承销和交易,基金的发起。  胡斌2003年加入TCFA,他在波士顿一共做过两届波士顿分会主席,在美国学习和工做了11年后,他有一个机会回到中国去工作。  2008年,他所在的纽约梅隆银行计划扩张中国业务,于是他回到了中国,目前在合资企业纽银梅隆西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CEO,外资纽约梅隆持股比例刚好是49%。  胡斌说,实际上时间还没有到的时候中国政府的开放尺度就已经到了49%,这表明中国市场的开放速度比WTO的承诺还要快。  “合资基金公司成立时,他们需要具有同时懂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也懂技术的人去开拓中国市场,像我们这样的人跟着就去了。其他一些人包括摩根士丹利等投行,他们也进入中国发展业务。”  目前中国一共有68家基金公司,其中约一半是合资基金公司,胡斌认为,合资基金公司在规范市场行为方面,在投资理念和风险控制方面可能比平均水平要好一些,因为合资公司会把西方一些投资的理念,风控的技术带到中国去,促进了市场的发展。  钱骏说,“我们在美国学的东西,在国内这么好的环境刚好可以用上,赶上了中国发展的大好时光,对个人都是很好的发展机会。”  国际化  在外资寻求进入中国的同时,中国的金融机构也寻求走出去。  吴皓说,大约在五六年前,共同基金开始通过TCFA招人,因为他们要发QDII,在国内向老百姓发人民币,再换成美元来购买美元资产。投资海外就需要有海外经历的人,于是国内的基金公司都找到了TCFA.  易方达直接把TCFA以前的会长Charles Wang挖走了,让他担任在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CEO.  而在过去几年的TCFA年会期间,国家外管局、中投、社保基金几乎每一年都会派重要官员参会,希望能招聘优秀海外人才帮助打理中国的官方储备。  迄今为止,华尔街华人中名声最大的投资高手是江平,他也是TCFA最早期的成员之一。2007年,江平因2006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入选了《交易员》月刊杂志“100位顶尖交易员”名单。  全美华人金融协会新愿景催生中国金融企业家可与之对比的是,那一年,高盛首席执行官贝兰克梵薪酬是5340万美元,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麦晋桁薪酬是4020万美元。即便那些收入过亿美元的,基本都是对冲基金巨头的老板,如索罗斯,以及江平的老板科恩这样的人物。  目前江平已经回到上海创办了自己的对冲基金。他拒绝接受采访。  吴皓说,TCFA经常会举行年会以及其他一些小型会议,讨论诸如中国如何保护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这样的话题,希望通过交流找到一些解决方案。在这样一些交流中,他们往往能够邀请到前财长鲁宾,萨默斯这样的金融界领袖人物。  而在QDII和国家队出海后,胡斌和吴皓看到的是另一波国际化趋势是中国的证券公司,中信证券和中金公司。  这些大的投行经过多年的资本积累,他们不仅要做中国本土的券商,还要变成国际性券商。吴皓介绍说,TCFA协会也在帮助中金,中信在美国设置分支机构发挥一些作用。  对于未来,吴皓认为,随着中国实体经济的增长,必然会有一个全球有影响力的金融市场。这个过程需要完善金融市场,发展更多的品种,比如发展债券市场,发展场外市场,发展国际版。  他说,目前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远远落后于欧美,这个是不是应该大力发展债券,如果是应该怎么设计,美国有一些做法,并不一定要完全照搬,但他们的确有一些经验可以学习。  又比如美国有很多中国人都是做量化金融,原来中国没有量化金融,现在刚刚开始后就有一批人就回去。以后如果债券市场发展起来,美国做固定收益的华人非常多,这批人可能也会回去。  接下来将接任会长职务的张自力说,在美国网络泡沫破灭以后,很多海外人才回国创业,导致中国互联网的大跃进,互联网的增长速度不比美国差。这一次美国和欧洲的金融危机,对中国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机会,人才会回流到中国。  来自加州的他下一步的愿景是,让TCFA推动中国的金融创新,让更多的人做金融企业,金融科技服务,把最新的技术和金融理念结合起来,不仅仅能出对冲基金高手,未来还能出来一批金融企业家和金融实业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